文学论文

福建省消费结构转型升级对经济结构调整的影响和对策研究vxhz-4851

字号+作者:admin 来源: 2020-05-13 04:22:44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福建省消费结构转型升级对经济结构调整的影响和对策研究吴娟青李阳摘要:近年来,福建省居民消费观念和消费环境的巨大变化,对福建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经济优'...

福建省消费结构转型升级对经济结构调整的影响和对策研究

吴娟青 李阳

摘要:近年来,福建省居民消费观念和消费环境的巨大变化,对福建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经济优化升级提出迫切的要求。本文着重从福建省的消费结构现状入手,分析了影响消费的主要因素,探讨分析了福建居民消费结构变化与经济结构调整的相互关系,进而提出了适应居民消费特点的政策建议,力求在“十三五”规划中,实现福建省消费结构的转型升级和经济结构的优化调整。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关键词:消费结构;经济结构;产业结构;结构调整

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要健全宏观调控体系,促进重大经济结构协调和生产力布局优化。调整经济结构是实现经济可持续发展必须面对和解决的关键问题。消费作为推动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之一,其转型升级直接关系到经济结构、产业结构的调整优化。经济结构的调整和优化将为消费结构转型升级提供有力保证。把握好消费结构升级契机,推动福建省经济结构的战略性调整, 对促进福建省经济持续快速健康发展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

一、福建省消费结构现状

1.消费规模不断扩大,最终消费率下滑

《福建统计年鉴》(2008-2012)显示,福建省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年均增长16.44%,比同期地区生产总值年均增长率高4.26个百分点。不断扩大的消费规模意味着有效投入的持续增加,对内需拉动作用增强。与此同时,最终消费率呈现出下滑趋势。五年里,福建省最终消费率从44.9%下降至40.0%,低于全国的最终消费率(2012 年:49.5%)。消费率过低造成储蓄率过高,形成高投资率,导致福建省经济增长主要依靠投资拉动。

2.恩格尔系数明显偏高,消费结构升级并行

2005年以来,福建省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的恩格尔系数处于下降通道。但是,与全国的数据相比仍有一定的差距。福建省2010年至2012年的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分别为46.14%、46.36%、46.40%,城镇居民恩格尔系数分别为39.26% 、39.22%、39.35%。我国农村居民家庭恩格尔系数分别为41.1%、40.4%及39.3%,城镇居民家庭恩格尔系数分别为35.6%、36.3%、36.2%。总体上看,福建居民生活消费增量主要投向了发展方面。

3.城乡居民购买力增强,但差距不断拉大

《福建统计年鉴》(2008-2012)显示,福建省居民消费支出总额逐年增加且增长速度较快,表明居民购买力日益增强。城乡居民消费支出总额差距从2008 年1845.29 亿元(城乡居民的消费比率为2.83:1),上升至2012 年3079.32 亿元(城乡居民的消费比率为3.09:1),城乡居民消费支出总额差距的逐年拉大,城乡居民消费比率居高不下。

4.不同地市消费差距明显,与其他地区差距大

福建省9个地市的经济发展水平,居民收入水平和用于消费的支出呈现从东南-西北由高到低的分布。2012 年,厦门、福州两市人均消费支出为18966元和15097 元;南平、宁德两地为11879 元和11338元,城市人均消费支出差距最大值为7628元。福建省消费结构与其他地区的差距较大。2012年浙江、广东、福建、台湾最终消费率分别为47.63%、51.28%、40.01%、72.68%。数据还显示,福建省城乡居民的人均消费水平和上述其他省市相比较低,购买力有限,消费需求不能得到有效满足。

二、影响福建省消费的主要因素分析

1.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扩大制约消费

《中国统计年鉴》(2008-2012)显示,福建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7961元增至28055元,农民人均纯收入从6196元增至9967 元,城镇居民人均消费从12501元增至18593元,农村居民人均消费从4661.94元增至7401.92元。居民收入水平提高,消费随之增加,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亦呈现扩大趋势。2005 年、2010年、2012年福建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农村居民纯收入的2.77倍、2.93倍和2.81倍,持续扩大的城乡居民收入差异制约了消费的有效发展。

2.社会保障制度不健全

随着我国教育、医疗等领域改革的推进,导致个人的支出增加,从而相应减少了消费而增加了个人储蓄。以参保人数为例,截至2012年,福建省城乡居民参加基本养老保险人数为630万人、参加基本医疗保险人数为666.3万人。尽管同比均有所增加,但分别仅占全省总人口16.81%和17.78%。反映出福建省社会保障制度仍处于健全和完善过程中,个人的预防性储蓄制约消费。

3.区域经济结构限制消费

福建东部海港资源和渔业资源丰富,基础设施相对完备,高素质人才集中,科技实力雄厚,华侨众多,且国家政策倾斜。因此,本地区的电子、化工、高新技术产业、服务业等较为发达。闽西北地区受地形交通影响,资源优势难以转化为经济优势,该地区仍以传统农业为主,第三产业及高科技产业发展落后[2]。区域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导致区域消费水平差距十分明显。闽东南地区成为福建省经济发展的风向标,而闽西北地区增长相对缓慢。

4.城镇化质量不高

2012年,福建省办公厅《关于积极推进城镇化发展的十二条措施》提出,要加快推进“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并举,“产业群、港口群、城市群”联动,走出一条福建特色的城镇化道路,促进消费需求的扩张和消费结构的调整。福建省的城镇化水平由2008年53.01%,上升至2012年59.61%,相较于周边地区,福建省的城镇化水平仍较低,未完全释放留在农村的居民的消费需求,“进城”的农村居民其消费城镇化等制约城镇化质量水平的发展[3]。

5.产业支撑动力不足

产业结构变化引发消费结构变化。产业结构中的第三产业、高新技术产业及新兴产业对消费影响较大。第三产业能够真正实现经济重心从生产向消费转移。反观福建省第三产业对GDP的贡献率由2008年37.4%下降为2012年30.7%,福建省经济依赖第二产业导致居民消费低迷。高新技术产业占GDP比重从2008年10.8%上升至2012年13.8%,江苏省同期从25.38%上升至34.49%。福建省高新技术产业存在产业规模不够大、产业结构和区域发展匹配度不强、缺乏自主创新能力等问题。

三、加快推进福建省消费结构转型升级的对策

福建省消费结构的转型升级应以实现公平、可持续消费为目标,以经济结构调整优化为动力,以绿色低碳消费为宗旨,依靠创新引领消费,依靠制度保障消费,不断满足居民多层次、多样化、宽领域的消费需求。实现福建居民消费形式、消费实质和消费效果的调整优化。

1.提收入调分配,促进区域协调发展

提高居民收入,才能从根本上增强居民消费信心。形成合理有序的收入分配格局,是福建省“十三五”期间的工作重点。对此,福建省应切实提高城乡居民的实际购买力,缩小城乡、九个地市及行业收入分配差距,增强居民消费能力。发挥闽东南地区城市群的经济集聚和辐射效应,逐渐缩小区域经济发展差距,使发展的成果惠及全省人民。

2.改善市场消费环境,规范消费市场秩序

在生态省的指挥棒下,倡导企业开展低碳生产,居民绿色消费,探索适合海西市场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消费方式。健全消费市场法律体系,提高商业不法行为的成本。拓宽消费者尤其是农村消费者维权渠道,营造公平竞争、理性消费的市场氛围,规范消费市场秩序。调控住宅价格和食品价格,建立最低工资标准和物价联动机制,提升消费者消费能力。

3.推进新农村、新型城镇化建设,进一步释放消费潜力

农村消费市场将成为福建省未来拉动内需的主要支撑点。福建省新农村建设应通过改善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建立农村消费市场;通过工业反哺农业、加快农业现代化进程,增加农民收入,提其消费水平;通过完善农村居民社会保障体系,弱化消费预防心理。李克强指出:城镇化率每提高一个百分点就可以吸纳一千万农村人口进城,带动逾千亿元的消费需求。“十三五”期间,福建省应发挥中心城市的连动效应,放宽落户限制,逐步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加强消费制度和个人消费信用制度建设,将巨大的储蓄能力转化为强劲消费动力。

4.优化产业结构,力促消费结构转型

在“十三五”期间,优化产业结构,以提升现代服务业为重点,以培育新兴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为支撑,以推动网络消费和信息消费为着力点,建立扩大消费的长效机制。

改造提升传统服务业,发展生产性服务业,培育新兴服务业。例如,随着福建省老龄化问题渐显,催生医疗保健服务及家政服务产业发展,居民用于这方面的消费支出亦随之增加。鼓励更多有条件的高新技术企业加大创新研发力度,将研发成果转化投入消费市场。建立集成联动机制和产学研用协同发展的产业格局,与传统产业品牌化并行,提升综合消费。网络消费和信息消费是福建省消费结构中的新抓手。福建省应加强对电子商务领域的投资力度和配套制度建设,建立健全网络和信息消费的法律法规和网络消费平台的监督机制。

5.建立产业对接平台,形成新的消费亮点

福建省北接长三角,南临珠三角,东与台湾毗邻,优越的地缘优势加之海西建设的政策倾斜,为其实现对外产业对接提供了独特条件。通过加强与长三角地区新材料、新能源等产业领域、与珠三角对外贸易、与台湾地区服务业及海洋生物业交流合作,建立产业对接平台,实现资源共享和产业转型,优化福建省消费格局。例如,台湾地区在服务业、海洋生物业方面有着丰富的管理和实践经验,通过推进闽台产业深度合作,加大对台商投资区、闽台产业对接专业园区的投资力度和政策扶持力度,创新闽台产业合作方式,建立多层次产业对接平台,实现双方优势互补、推动双方产业结构、消费结构转型升级。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参考文献

[1]崔海燕.居民消费结构变化与产业结构调整研究——以山西省为例[J].山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8,31(5): 82-84.

[2]程水红.经济地理视阀下的福建省区域经济差异研究[J].福建论坛(人文社会科版),2012(12),175-178.

[3]李华香,陈志光.城镇化驱动居民消费增长的机理及实证分析[J].东岳论丛,2013,34(10),169-172.

[4]石奇,尹敬东,吕磷.消费升级对中国产业结构的影响[J].产业经济研究,2009(6):7-12.

[5]蔡秀玲,邓春宁.福建省城乡居民消费现状及政策导向刍议[J].福建论坛(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0 (6):121-126.

(作者单位:福州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