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机论文

从美学角度看“伟大的心灵”的论文udra-3990

字号+作者:admin 来源: 2020-05-06 06:37:18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从美学角度看“伟大的心灵”的论文摘要:本文试图从朗吉努斯“伟大的心灵”论入手,用美学视角剖析“伟大的心灵”在古希腊罗马民主政治社会时期的形成、运'...

从美学角度看“伟大的心灵”的论文 摘要:本文试图从朗吉努斯“伟大的心灵”论入手,用美学视角剖析“伟大的心灵”在古希腊罗马民主政治社会时期的形成、运动和跃迁,从而在“伟大的心灵”的阐释中把这一崇高的主体精神实体有意识完满建构的美学意义引向主体塑造意义、审美创造意义和民主政治社会意义。以期为我们发掘古希腊罗马这部美学打开一条通道,为建构现代美学接通一根古希腊罗马时代的人本思想和人性文化的主血脉。关键词:伟大心灵;审美意识;美学意义综观从古希腊毕达哥拉斯的美学观到古罗马朗加纳斯的美学观,我们可以发现古希腊罗马民主政治社会时代的美学思想潜流中有一股在审美活动中起作用的审美意识的主流。这一主流思想在朗吉努斯那里作了深刻总结,他“立足于创造主体谈文学作品的意旨、境界和风格,可谓抓住了创造意识(即审美意识系统)这一根本,由此出发谈崇高,首先强调人要有伟大的心灵”①,其中心论点:崇高是伟大心灵的回声。本文拟就“伟大的心灵”在古希腊罗马民主政治社会时期的形成、运动、跃迁以及完满建构“伟大的心灵”(崇高的主体精神)的意义等方面仅作粗浅探讨。以期为建构现代美学有所裨益。一、古希腊罗马时期“伟大的心灵”的形成古希腊罗马人追求伟大心灵的实质就在于追求主体审美意识的高指标和审美意识的完满塑造。他们在追求主体审美意识的高指标要求和审美意识完满塑造上显示了自己的自豪感。WWw.11665.cOm毕达哥拉斯认为“人有好的灵魂便是幸福的”,他意识到了人的心灵内在追求;赫拉克利特认为人应当做到“宁取永恒的光荣而不要变灭的事物”,这一思想体现了要以人为本的美学要求;德谟克利特说,“身体的美,若不与聪明才智相结合,是某种动物性的东西。”他强调创造主体的心智能力的发挥;苏格拉底主张人们不应“只注意金钱名利,而不注意智慧、真理和改进你的心灵”,他看到了审美主体塑造的重要性。不论是毕达哥拉斯、赫拉克利特、德谟克利特,还是苏格拉底,他们都立足“人是万物的尺度”的基点上,看到了“伟大的心灵”的崇高主体精神塑造的重要性。那么,“伟大的心灵”在古希腊罗马民主政治时期是如何形成呢?首先、独特的地域环境和相对完满的民主政治气候保证了古希腊人生活的多样化开拓的自由,形成了丰富多彩的具有人性文化的生活方式。古希腊依山临海,气候温和,土地肥沃,生活富庶。人们在满足生存需要的同时,还有一定的闲暇时间去发展文化教育和艺术活动,身心得到和谐自由发展。“伟大的心灵”在自由、淳朴、开放、乐观的天性中得以萌发。在这种多彩的人性文化生态中,人类人性文化童年时代的健全发展得到了充分体现,并成为人类人性自然发展、社会生活充分展开的典范。“伟大的心灵”在古希腊罗马时代形成,更重要的原因是古希腊罗马的民主政治。没有奴隶制,就没有古希腊的文化;没有奴隶制,就没有罗马帝国。尤其是公元前6世纪到公元前4世纪,奴隶主民主制取代贵族奴隶主专制统制后,推动了农业、商业、手工业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分工,为文化艺术的繁荣创造了有利的条件,人们享有的充分的民主和自由的空气为“伟大的心灵”的塑造提供了精神气候,以人为本的民主主义时代精神在民主政治环境中迅速勃发。没有自由就没有伟大心灵。因为生命的自由(即审美的自由)是人类追求的最高生存境界。生命的自由就是诗意的生存,古希腊人诗意的生存环境保证了他们的生命自由。根据自由的本质规定,生存的诗化自由涉及到或必然要求生存劳动的自由,生存思想的自由和生存关系的自由。其中劳动的自由是生命自由存在的前提,思想自由是生命自由的诗化境界,关系自由是生命自由的人文关怀。古希腊的民主政治恰恰保证了他们的劳动的自由,生存思想的自由和生存关系的自由。因此古希腊人诗意化的生存理想的追求是生命自由前进的不竭动力和源泉,没有生存的自由就没有生命的自由,一部古希腊人生命的自由史就是一部生存的自由史。可以说,自由创造了“伟大的心灵”。其次、古希腊神话哺养了古希腊人的人性文化结构。古希腊神话体系结构凝结着人类固有的意识幻象系统结构,它对人类意识系统结构的影响是巨大而深远的。它不仅保证了古希腊人开放性的人性文化结构的形成,更为古希腊人性结构定格在“热爱生活,向往民主和崇尚理性”的特征上打下坚实的基础。古希腊神话“作为一种顽强的心理模态,必然影响到人们的日常生活、社会生活和生活理想”②。自由、独立和协调的人性结构在古希腊温和的气候,辽阔的海洋,富庶的土地,民主的政治生态里得到了充分的发芽和生长。因此,古希腊神话为“伟大的心灵”提供的血液和营养。“伟大的心灵”产生伟大的思想,“伟大的思想又会产生伟大的作品。而作品总从属那个时代,同时,那个时代的作品反过来又会影响那个时代的人。此外、“拿美来浸润心灵”(柏拉图)是古希腊罗马人培育伟大的心灵的一条重要途径。美如何又能培育伟大的心灵呢?我们先看看古希腊罗马先哲们智慧的独白:毕达哥拉斯派认为,音乐能“导引灵魂”、“好的音乐能完善灵魂”;赫拉克利特说,真正富有智慧的人,不能以“庸众为师”,不能只靠两只眼睛看人,而要向心灵优美、智慧超凡的人学习。苏格拉底认为,只有表现了人的灵魂的艺术才是“最动人心魄的、最令人愉快的,最亲切的,最迷人的和最可爱的”;柏拉图虽然宣布诗人在撒谎和诗作是亵渎灵魂的两条罪状,但他仍从维护贵族专制制度的立场极力推崇融美于心灵,培养“身心和谐”的人。他满怀激情地写道:“我们不是应该寻找一些有本领的艺术家,把自然的优美方面描绘出来,使我们的青年相住在风和日暖的地带一样,四周一切都对健康有益,天天耳濡目染于优美的作品,……并培养起融美于心灵的习惯吗?”③柏拉图“用美来浸润心灵”就像“天天耳濡目染于优美的作品,像从一种清幽境界呼吸一阵清风”。毕达哥拉斯、赫拉克利特、苏格拉底、柏拉图这样,智者派更是把人提到社会的中心地位,重视人的智慧和能力的培养。不难看出,美育使人的心灵达到和谐,通过在个体心灵中培养起一种明晰的形式秩序感,为崇高的道德意志和理智的主体精神(即“伟大的心灵”)发展打下必要的基础。“伟大的心灵”的形成实质上也是古希腊美学主体结构的形成。我们从古希腊神话结构中已经看到美学模式的萌芽和生长态,神的个性形象的展开就是人性的展开,神性的整体展开就是人性的整体展开。古希腊神性理想的必然性预示着人性理想的必然性和人类心灵的自然合理性。“伟大的心灵即崇高的主题精神,包括伟大的人生目标,正确的价值观,民主意识和创作的激情与想象力、创作力,这一切汇成内心强大的审美意识体系。”④那么,强大的审美意识体系的建构成功,事实上就是美学主体结构的完成。因为美学就是人的审美学。“人的审美”有两个基本规定:一是人;二是审美。只有人才有主体意识,只有人才有审美意识需要,这两个基本规定就有一个核心:审美意识。要研究美学,就是研究审美学,那么研究审美学,就要搞清人的审美意识到底是什么?即审美意识的本质是什么。审美意识的本质关涉着审美欣赏、审美创造、审美范畴的等美学上一系列的问题。譬如,审美欣赏无非就是审美意识的运转,审美创造无非就是审美意识的外化,审美范畴的分类只有按审美意识标准分类才能走向清晰(如生活审美、自然审美、艺术审美……)。因此,古希腊人审美意识的完善就是美学主体结构的完成。

二、“伟大的心灵”在古希腊罗马时期的运动和跃迁“伟大的心灵”在古希腊罗马民主政治社会时期的运动和跃迁表现它的价值追求和审美创造上。第一、伟大的文学,需要伟大的心灵。苏格拉底在《斐多》中一再呼唤他内在的“灵祗”,对他来说,这个内在的声音并不囿于个人,而是指向人类共同的追求。这是伟大心灵的永恒价值追求,更是伟大心灵的终极指归!在朗吉努斯看来,崇高的作品出自对崇高心灵的模仿,崇高就是伟大心灵的回声。他要求诗歌和艺术必须歌颂英雄人物,表现高尚的德行和思想境界,具有一种高贵的情调和风格。“我们所赞赏的不是小溪小涧,尽管溪涧也很明媚而且有用,而是尼罗河,多瑙河,莱茵河,尤其是海洋。”⑤“真正的才思只有精神慷慨高尚的人才有。……崇高的思想是当属于崇高的心灵。”⑥换句话说,伟大心灵的运动必然是伟大思想的运动。从古希腊的悲剧来看,在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不是悲剧,而是民主意识,是人性思想之花。从悲剧中更能透视“人可以创造一切”、“人可以重新塑造自己”,也即“伟大的心灵”的运动的力量,它“指向崇高的人性净化”。第二、艺术即人性的表现。伟大的心灵需要伟大的艺术,文学艺术是人心灵结构知、情、意的充分展开与实现,伟大的艺术为伟大的心灵的展示提供了平台。人性在艺术中的表现又以审美意识为核心,因此艺术是审美意识的最集中表现。在今天看来,古希腊的艺术理性结构的背后的审美意识的形成不是偶然的,它是人性文化结构的不断渗透到意识结构内,从而形成了人类意识结构的结果。意识体系本身就是一种传统的不断地有机延续,意识的我,既属于我的,也属于人类的。伟大的心灵呼唤伟大的艺术,艺术灵魂,就是人类心灵的核心和本质。所以海德格尔说:“艺术为历史建基;艺术乃是根本性意义上的历史”⑦。艺术思维的结晶是艺术作品,艺术作品为伟大心灵提供熔炉。第三、审美是伟大心灵的人本选择。这种选择是“伟大心灵”的一次伟大地跃迁,即人的本质的跃迁。人在感性实践和理性实践的不断碰撞和渗透中,最后跃迁到审美自由的最高境界。从发展和超越中达到人的本质的确定性。而“人的本质的确定性,主要取决于意识组织的确定性。即意识组织结构的开放与封闭、有序与无序、凝聚与松散、强固与薄弱、定向与无向、澄明与混沌等等。这些组织状况规定着人的行为选择。”⑧因此人类的发展和超越是建立在伟大心灵的追求的基础之上的,伟大的心灵在各种人类实践中作着“选择”。审美活动立足人的主体,伟大的心灵是我们的必然选择。审美的结构源于人类心灵的结构,审美的结构又体现于审美活动中。审美的形象形成于人的心灵中,“在审美之后,心灵中形成的审美意象就进入审美意识结构之中,丰富或更新审美意识原结构。”⑨新的审美意识结构形成是审美自觉的完成,审美的自觉即人性的自觉必然跃迁到美学的自觉,美学的自觉是伟大心灵自觉的更高表现。三、“伟大的心灵”完满建构的美学意义"伟大的心灵”即表现在主体意识的高指标要求或自我意识的完满塑造上。那么完满心灵(即审美意识)的塑造就具有主体塑造意义、审美创造意义和民主政治社会意义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其一,完满心灵的塑造实质是强化主体的主体性。主体性是人推动自身和社会生活前进的人生动力系统。有了主体性,人才能走向自我存在,价值实现和自身完满塑造的历程。只有完满的人生才能去审美或创造,才具有审美的完整性和创造的完整性。人生的失误和审美的残缺来源于心灵意识的残缺。意识的完整性决定了我们对生存的选择性和决策性。“从人本意义方面看,人的本质关键在于人的意识系统。人的本质的确定性,主要取决于意识组织的确定性。”⑩其二,完满心灵(即审美意识)的塑造的核心是强化主体的审美创造性。“人的心灵(心理)是精神生命的控制中心,又是人生动力的源泉,心灵的运动沟通了人生与世界,控制着世界化为我,我化为世界(物化人、人化物)的大运转,将人类与世界推向越来越高的审美与创造的阶梯。”○11主体的创造性不仅是文学艺术的需要,更是人生的需要和社会的需要,总之是社会历史发展的需要。社会历史发展的动力之一就在于人类不竭的创造精神。第三,完满心灵(即审美意识)的有意识完满建构的美学意义还表现在民主政治社会上。历史上,人性地位上扬时,神性地位就在低落,相反神性地位上扬时,人性地位就在低落。例如历史上那些复兴的时代,无不是伟大心灵的完满建构时代,在政治、经济、文化上都在蓬勃发展的时期。欧洲文化的四大高峰:一个是古希腊和罗马时代;一个是中古时代;一个是17世纪贵族君主政体时代;一个是工业化的民主政体的现时代。没一个时代不是人性大解放的时代,伟大心灵建构的时代。而公元前6世纪时的亚洲。3世纪至10世纪时的欧洲,那时的人们伤逝了生活的勇气与希望,无不沦落为神性的奴隶,直至人性泯灭,更谈不上伟大的心灵。因此,一个高度民主的政治社会必然呼唤伟大心灵的有意识完满建构,一个伟大心灵的有意识完满建构必然是一个高度民主的政治社会。四、结语朗吉努斯“伟大的心灵”论启示我们,伟大的心灵即崇高的主体精神是民主政治时代的选择,是人性自由发展的选择;伟大的文学,需要伟大的心灵,伟大的心灵产生伟大的艺术;审美是伟大心灵的自觉,审美的自觉必然跃迁到美学的自觉。同时“伟大的心灵”的形成也是古希腊美学主体结构的形成。今天,我们发掘古希腊罗马这部美学必然要从“伟大的心灵”这方面打开通道,现代科学主体美学的建构也必须要接通古希腊罗马时代的人本思想和人性文化这根主血脉。注:①④李健夫.美学思想发展主流[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1年﹒第37、37页。②李健夫.文学审美透视[m].成都:四川大学出版社,2002年.第20页。③柏拉图.文艺对话集[z].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0年.第62页。⑤论崇高,第35节,译文根据朱光潜西方美学史上卷[m],第114-115页。⑥论崇高,转引陈育德.西方美育思想简史[m],安徽:安徽教育出版社,1999年.第65页.⑦海德格尔.林中路[m],孙周兴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97年,第61页。⑧⑨⑩○11李健夫.现代美学原理[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年﹒第33、210、33页;第202页。